說話|傳播學的哀弔

本來嘛,生了病不一定就沒心情寫網誌,無奈所有的圖片通通都在高雄那台電腦裡,我生了病當晚沒把它帶出來,自然跟爸爸媽媽回去的時候也沒想過要再回學校拿。
所以我只好寫一些不需要圖片裝飾,但也盤旋在腦海裡很久的事情...

傳播學。

一門很震撼我的通識課,如今在這個學期夭折,人數太少的班級導致課開不了,但那震撼直直在我腦海裡揮之不去,我想不如我把它寫下來,倘若未來有機會再開,我真的很希望我有這樣的機會上這門課⋯⋯

開學的第一週加退選時間我沒能機會上老師的課,因為那時候的我還在遙遠的南半球,沒能回來,有幸的是從同學們的分享得知這學期傳播學老師上課模式,讓還遠在他方的我也能略知一二,第一節課老師便下馬威,他說⋯⋯

各位傳播學同學,你們以後上課不代表有出席,而是老師(我)會發講義然後你們要在上面寫東西,我會當天收回然後來決定你們當天是否有出席。
聽起來是挺嚇人的嗎?
聽起來是不是不像是可以混的一門科了?

所以當天很多人退選了,從幾乎爆滿的一堂課,到最後只剩七 、八個人持續堅持。

我好奇,所以現在的學生來唸書的定義是要念好過的課? 老師太刁難就不要選嗎?
我好奇,現在是專業科目比較重要,通識課並不重要?

我選的科目都是因為我覺得它們對我的未來職業很重要,我已經擬定好我的目標以及志向了,我的確沒有辦法像其他人一樣還有更多的十年或者二十年可以蹉跎、慢慢摸索,我必須要更精准的學習我能學的知識。

回國第一個星期有幸還能聽到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的傳播學老師分享的,我不知道這該說是媒體的可怕還是這就是傳播的力量⋯⋯

老師分享的是媒體不實的報導,像是老師說,其實台灣人的英文很好,這點我很久以前就察覺了,台灣學生很懶,懶得一種極致,他們的英文真的不差,可是他們往往寧可當作自己有英文障礙,去讀翻譯好的中文,也不願意去細聽英文內容。

話題又兜回來,英文好然後呢?
老師分享一則XX新聞台報導喬姆斯基舉牌拍照的新聞...那時電腦螢幕上有兩個影片同時進行,一邊是XX新聞對外播放給大眾的舉牌新聞(是已經翻譯好的),另一邊則是針對原文做的翻譯。

最後整篇報導下來會神奇的發現,我們都被誤導了什麼啊 ?

老師也有分享幾則因為媒體的追問下,很多時候我們在電視上看到的都不是真的,比如說我們最常看到的會是一堆媒體擠著一個人的畫面,往往你看到的結果通常可能都是他們媒體RE過好幾遍的場景。讓我不禁感到害怕,那所謂的真實到底在哪裡?

老師打開了那扇門,那扇門後面的光引起了我的興趣想要知道更多,可是正當我想往前一步了解時,門又被關起來了...

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