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10/2014

每次當我又開始學些新的什麼東西的時候,我總是一再的提醒自己:記得!寫出來,可以增加新文章。可是我總是一次又一次地不知道是真忙還是瞎忙,總之就是又落到沒有達成目標。
第七週上課,在最繁忙的星期二裡,我遇到了我最喜歡的中文課。
我選修中文寫作,目的是為此,為了能加強我的寫作能力,能再次的拾起當初對寫作的熱愛。 所以中文寫作老師的課每每眾人皆睡我獨醒。
這週我們聊起瘋子凱,喔不,豐子愷大師的作品,這是一位樣貌總是和藹可親的作家兼畫家。其畫風稱的上是那個時代中國漫畫的先驅。
因為沒有人這麼畫,用簡單的線條勾勒出意境,用簡短的文字,敘述其中的故事。倘若不是那片中的敘述者在旁加以介紹大師的作品,我想我那點心思,壓根看不懂真正的含意。
老師說我們以前不知道豐子愷這個人物,那是因為其實豐子愷他那時候是支持共產黨主義的,所以當國民黨政府遷至台灣的時候,我們的歷史也因此 掩蓋了這樣一個人物 將近50年。
老師在中文寫作的課上還有跟我們提了很多事,像是他說,許多父母其實是期盼孩子能多讀點書的,能再繼續深就的話就堅持。可是我心裡想,能多讀點書跟能否繼續念書不一樣呢?現在的學子念書,是真的為了所欠缺的知識而念書的嗎?還是因為他只是不知道未來的方向呢?
老師還跟我們說,不管是做人也好,處事也是,他希望我們能多看多了解,就像我爸爸媽媽常說的,多走走多看看,如果你成天待在家裡,或者是你所吸收的知識都是從網路上,呆在你的小小房間,那麼你的視野就會變得很狹窄,看不到更多更遠的地方。
難怪我的朋友總誤認我的父母是老師,他們的觀點就像老師說的一樣。但有沒有人覺得明明就是父母親每次諄諄教誨,常常在說的人生經驗談,可是好像由老師口中說出來的就格外認同呢?
接近中午時分的課是我最弱、最糟的科目─體育課。
體育課沒有算在學分內,但是體育課若不及格竟也沒有辦法畢業?為了這句話我覺得我得要好好的練網球了。
體育課上學期學打網球,網球個人我只有在wii 上玩過,不過那也只是揮揮桿子罷了。哪有實地操作時的激烈呢?
幾個禮拜前,下午的課偶有一堂課的時候,周公向我招手與他下棋,但我總撐住不讓眼皮閉上。我想不出怎麼最近反而沒有這樣的困擾,下午的課連睡意都沒有。依然精神勃勃地聽課。這是好現象。下午連續五節的課堂剛好是最繁複最多理論的餐旅概論以及食品衛生安全的課。當午後的炙熱太陽遇上有涼爽冷氣的教室的時候,老師的聲音彷彿成為最美妙的催眠曲,我想不出改變我的因素,有可能是因為要考試,但我樂意一直保持。餐概課與食品衛生安全的課突然變得有意義且有趣起來了。
食品衛生安全的司道格老師,耳提面命,不時地跟我們談起HACCP的重要,從第一堂課開始至期中考前一週,他說這不只是美國或台灣,而是全世界的國家,只要是跟飲食有關係的,HACCP就離不開口。
司道格老師的課,理應是我個人最熟悉的教學模式,他也常常利用許多的生活經驗來提升我們對食安的了解。像是今天,他才拿了他的親戚在速食店買咖啡的例子:「我叫了一杯摩卡,但我發現服務生幫我準備了咖啡,所以我又再跟他說了一次,結果那服務生把咖啡倒掉了一半,加入一半的熱可可,伸出自己的手指當成攪拌器把摩卡咖啡攪拌均勻。驚人的舉動讓我掉頭就走。」
很可怕吧!很可怕吧!這食品衛生安全的重要,不是餐飲人都覺得這很重要了,又更何況我們是Chef to be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訪客沒有帳號請使用名稱/網址留言。】
【匿名者的留言可能會比較慢回覆】
【請不要留下注音文或者是火星文,謝謝。】

INSTAGRAM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