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迴旋 - 是他/不是他

I miss you, after these months,
I cannot stop myself keep thinking about you!
Tell me why, tell me how, tell me what should I do...


單身生活,這樣生活已經有這麼久了。

該是拍拍手歡呼每天過著充實的日子,還是行屍走肉過一天算一天?連自己都過得不是很肯定。

「跟你分開的我之後,我一定會讓自己過得很充實,我會忍住想你的衝動,也希望你會好好過。」那天晚上跟Lee通電話邊哭邊說,整個幾乎是崩潰了吧,我想。

然後那一陣子我笑得越是開心過得越是忙碌,小堇就越是要拆我的台說我笑得很假,要我好好的大哭一場,要我哭過就算,一直告訴我值得更好的。

即便是偽裝,日子的確過得比之前有Lee的時候好些,怎麼就不能就這樣偽裝下去?為什麼還要打擾他的生活?連自己也搞不清楚...

一陣擾人的蚊子聲由前方傳來,在如此安靜的圖書館,蚊子聲音特別突兀且還有越來越接近我,越來越大聲的感覺。放眼望去周圍附近,也沒瞧見小黑點在空中飛的跡象。蚊子聲一陣陣地傳來,我看到本來趴在桌上睡覺的一個背對著我的男子大概也因為這吵死人的蚊子聲起身了,他的手摸索著桌上的手機,然後貼上他的耳朵...

「喂~」聲音咕噥著。

蚊子聲也在這一瞬停止了。

原來那是手機鈴聲!原來那是那個男生的鬼手機鈴聲!

我瞇著雙眼盯著那個男生的背影,看能不能就把他的背燒出一個洞,他的鈴聲把我的脾氣升上來了,就像我對Lee一樣。

有陣子Lee跟我晚上用Skype哄著我睡的時候,他明知道我對蚊子聲很敏感,他還特地下載了蚊子的鈴聲,就像是頑皮的小孩,故意播放給我聽,讓本來快要入睡的我,又被他吵醒,如此反反覆覆,真是讓人討厭!然後總要我快要氣得發飆的時候,又扮演著無辜的小孩要求我原諒,讓我想氣都氣不起來了。

眼看那個讓人氣憤的背影男子快結束他的對話,他的背還沒讓我燒出一個洞,看他收拾桌子準備起身離開,或許用兇狠的眼睛瞪他一下也能稍澆熄我的脾氣。

好了,他起身了,要準備離開了,一瞬不瞬地盯著他直到他轉身...


咦?

「嗨,魚小姐,這麼巧!」

我的目光突然沒有殺氣,是他!那新鄰居。

「呃,嗨! 你好...」我突然不知道要回什麼,那新鄰居叫什麼名字來著?上次他好像自我介紹過一次,小堇好像也有說過,是James嗎?還是Jack?

「我是Jerry,記得嗎?你的新鄰居」他指了指自己,又一次地像陽光一樣露出一口白牙微笑地說。

「對了,Jerry,你怎麼叫我于小姐?」

「上一次你不是說你叫Fish嗎?那不就是小魚囉,但我怕我稱呼你小魚會太唐突,所以...」意外的,我看到Jerry的兩頰泛起粉紅色,是害羞嗎?看得我不禁笑了。

「叫我Fish就可以了。剛那電話鈴聲是你的阿?怎麼那麼特別...」突然想起那惱人的蚊子鈴聲,我倒是很好奇Jerry會想用這個當鈴聲的動機。

「噢!對阿,」他搔搔頭笑著:「有時候看到同學上課睡覺的時候,會想惡作劇拿蚊子聲吵醒他們。」

怎麼他們都一個樣的,都是拿來作一樣的用途!不過Jerry還比較好,上課睡覺本來就不對。

「你也要回去了嗎?要一起走嗎?」Jerry 微笑地問。

「我?嗯... 喔,好阿!」我站起來是要瞪那個罪魁禍首的,結果我現在不但沒有瞪到人,也生不了氣,Jerry的笑容太陽光,有種讓人拒絕不了的魅力。魅力?我怎麼會用這詞? 而我竟也答應跟著走。

我讓Jerry在外頭等我一下,收拾了自己的東西準備離開的時候,手機震動了一下......是Lee。

想起了昨晚因為思念,傳了一封簡訊給他,內容傾訴著的是滿滿的思念與不捨

「那看你要不要來一趟台中,我們聊一聊,有些事情當面說比較清楚。」


一直以為傳給他的簡訊就會像石沉大海般不會有回應,也認為我們從分開那一刻起,就不會有交集了。

根本沒有想到此刻我的心卻因為Lee的話動搖。

這時,Jerry走過來詢問:「要走了嗎?」

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