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社會病了

前陣子轟動澳洲雪梨的新聞是在北雪梨,Epping有個書報店老闆以及家人在凌晨的時候在家被兇手利用鈍器砸死,書報電的老闆、他的老婆、還有老闆的兩個兒子以及妻子的妹妹。沒有人知道原因,也還沒有更進一步的消息,甚至連做案的兇器都尚未有下落,警察們都說,這是起殘暴的兇殺案,是他們多年以來看到最慘的案子。有人懷疑是因為今年五月書報店老闆目睹了對面的俱樂部發生一宗搶劫案而慘遭殺害,可是警察認為這兩者並沒有關連,且認為兇手是針對書報店老闆與他們家人進行襲擊,也不是隨機做案…

leader 本來以為住在這麼遠,那麼應該不用太擔心了,雖然還是要多注意自身安全。

然而今天早上在報紙上卻看到一則令人怵目驚心的頭條新聞,在07/26日凌晨五點多的時候在我家附近Hurstville,有一個男子被鈍器打傷,倒在行人道上,頭顱有20處骨折,額頭內因此有一大血塊,且招受這樣的重擊,這受害者除了有嚴重的腦部損傷外,也恐怕會失去他的右眼。

這社會病了,病得讓人害怕。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訪客沒有帳號請使用名稱/網址留言。】
【匿名者的留言可能會比較慢回覆】
【請不要留下注音文或者是火星文,謝謝。】

INSTAGRAM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