暫無標題

我以為我已經不會想,我以為已經忘記,我以為我可以自然而然的說出以前的事情,也無任何不舒服之處。最近,夢靨不時浮現在我眼前,我翻來覆去,我試著逃避,我試著抵抗,無形中,他還是住進心中,橫行無阻的想要糾纏著我,和我一輩子。 

惡魔。

落水的人兒,在汪洋大海中想找一根浮木有如海底撈針,耳中似乎可以聽見惡魔的猖狂笑聲,與自身的意志力在生死搏鬥,眼前看不到希冀,就怕要帶著失望掉進無止境的漩渦裡,當一輩子的奴...

我如此的拼死掙扎,我逃離了有你的地方,為什麼還讓我想起你?為什麼要讓我看到你?為什麼還要假惺惺地對我噓寒問暖?可不可以就當作你沒有見著我,就此各走各的?

我真的累了。我真的想從我的腦中撇除,那一段不好的回憶...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訪客沒有帳號請使用名稱/網址留言。】
【匿名者的留言可能會比較慢回覆】
【請不要留下注音文或者是火星文,謝謝。】

INSTAGRAM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