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讓你快樂我就喜歡誰

小丸子二十歲了。

她發現長大之後,煩惱愈來愈多,人為什麼不能像孩堤時那樣,可以因為一些單純的事情感到快樂?
那天,她看到花輪和美環一起從電影院出來。美環為了花輪,這幾年可是費盡心思。
不但瘦身成功,還配了隱形眼鏡,她技巧地淺淺用口紅描了嘴型,看起來嘴也變小了,身上還穿了新宿最新流行的春裝。沒有醜女人,只有懶女人,這句話真是一點都不錯。
「你是不是喜歡美環?」小丸子問。
「唉呀,baby ,妳不要胡思亂想了,我心?只有妳呀!」花輪一臉無辜。
「是嗎?那為什麼那天你跟她去看電影?」
「妳也知道她從小就暗戀我嘛!我不忍心傷害她啊!何況大家都是一起長大的好朋友,看場電影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啊!別生氣了好不好? baby?」
雖然「baby 」這個字從小聽到大,而且花輪對每個人都這麼叫,但小丸子聽了還是氣消了一半,她不禁暗罵自己沒有出息。
「哼!」為了面子,小丸子還是故作生氣狀。
「不氣不氣!這樣好了,晚上我請妳去吃大餐, ok?晚上六點我到妳家接妳喔!」花輪說。
討厭,花輪就是最會討好人。小丸子心中嘆。她對他根本毫無招架的能力。
六點整,花輪的賓士跑車準時出現在小丸子家門口。坐在車上,一路都有行人投來羨慕的眼光。
小丸子覺得心中某個角落小小的虛榮心得到滿足。她們來到一家高級西餐廳。
「baby ,小叉子才是吃沙拉的,妳拿錯了。」花輪說。
「在西餐廳喝湯不是吃拉麵,不要呼嚕呼嚕的。」花輪又說。
面對桌上的高級料理,小丸子忽然想念媽媽做的壽司。
「我們再去哪兒走走好嗎?」花輪問。
「不用了,我想回家。」
晚上,小丸子跑去找小玉。
「小玉,我心情不好。」小丸子說。
「怎麼啦,又和花輪吵架啦?」小玉問。
「也沒有啦,只是覺得,我和他是不同世界的人。而且,他有點花心,我總覺得自己抓不住他。」
「妳是真心喜歡他嗎?」
「我也說不上來,有時想分手,但是又覺得從小一起長大,那麼多年的感情真的很難割捨。」
「妳有沒問過妳家人的意見?」
「唉,我的心事只敢對爺爺說,可是我覺得他最近好像得了老人癡呆症。」
「老人癡呆症?不會吧?妳爺爺不是從以前就一直癡呆…… 啊,不是,我是說他一直都是那個樣子呀!」
「?!,也對喔!」小丸子笑了起來。
「小丸子,我好久沒有看到妳的笑容了。我很懷念童年時那個無憂無慮的妳。不管怎樣,一定要幸福喔!」小玉拉起小丸子的手。
「小玉,謝謝妳,妳永遠是我最好的朋友。」小丸子的眼角有淚光。
小丸子走在回家的路上,還是一直想著花輪的事。
「喂,走路不好好走,發什麼呆啊!」
小丸子嚇了一跳,回頭一看,竟然是濱崎。他還是小時後那副屌樣,一點都沒有長進。
「你管我那麼多!」小丸子說。
「我才懶的管妳咧!我是怕妳妨礙路上交通。」濱崎說。
「我就是要妨礙交通,怎麼樣?要你管要你管要你管……」小丸子一面說,竟簌簌流下眼淚。
濱崎嚇了一跳。
他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也不知道怎樣安慰女孩子。
「上來吧!」濱崎指指自己的破腳踏車。小丸子也乖乖坐上去。
「坐穩喔!」濱崎騎的飛快,嚇得小丸子緊緊拉著他的衣角。她聞到他身上的汗味,和花輪的古龍水味很不一樣。
「喂,別把眼淚鼻涕沾到我衣服上喔,我很久才洗一次衣服哪!」濱崎逗小丸子。
小丸子又想哭,又想笑,抽抽噎噎的,哽咽的聲音卡在喉嚨。濱崎嚇了一跳。
「喂,我開玩笑的啦,想哭就大聲哭出來吧。我的衣服很髒,若不嫌棄,給妳當毛巾用好了。」濱崎說。
小丸子有一種莫名的感動,她伏在濱崎背上大哭起來。
「快回家吧,別讓你家人擔心了。還像小孩子一樣!」濱崎送小丸子回家。
小丸子忽然覺得濱崎身上不只有汗味,還有一種成熟男人的味道。
花輪還是常常開著他的賓士跑車載小丸子出去。
只是,小丸子坐在車上,竟沒有興奮的感覺,卻懷念起濱崎的破腳踏車。
「爺爺,我問你……唉,算了,問也沒用。」小丸子欲言又止。
「小丸子,什麼事啊,妳不是什麼話都告訴爺爺嗎?」爺爺說。
「嗯,好吧,我問你,你對花輪印象怎樣?」
「不錯啊,衣服很漂亮啊」
「唉呀,我不是問這個啦,算了,那……那,濱崎呢?」小丸子臉紅了。
「小丸子啊,我不管她們兩人是怎樣的人,只要誰能讓妳快樂,我就喜歡誰。」爺爺說。
小丸子愣了一下,她忽然覺得爺爺多年的痴呆都是裝出來的,他的腦袋比誰都清楚。
「爺爺,你剛才說什麼,再說一遍?」小丸子又問。
「我剛才說什麼,呵呵,我也忘了,對了,你剛才不是要問我什麼嗎?」爺爺說。
「爺-爺,我-問-過 -了!」小丸子臉上出現斜線,隨著年齡增長,愈來愈多條了。
爺爺在心裡念著俳句:為了可愛的孫女,多年來耍白痴是值得的,只要能看見她的笑容,我委屈也無所謂。

人的一生中難免遇到重大或難以抉擇的事但我想活得快樂才是最重要的!
別人認為好的東西不見得適合你,選擇你心裡想要的才是真正屬於你的東西

留言

熱門文章